在青年旅館的工作並沒有因為我們要離開而提早結束,今天我們仍一如往常的早起幫忙早餐的準備,早餐後也一樣在良さん呼喊「出發」之後,衝到門口為客人獻唱Country Road,一切都和平常一樣,彷彿我沒有要離開。也許是因為さん並沒有為我和書唱上一首Country Road,所以沒有「出發」的感覺吧。
真正感覺到「離開」是搭上巴士之後了。在狹小的坐位上,一個人努力扶著重重的行李廂,眼皮也因為這幾天連續熬夜而沉重,但我怎麼樣也捨不得閉上眼睛,用力地看著這個美麗的小鎮,儘管我知道這樣也無法把這裡的一切全部打包。

這幾天一直在進行「離別」準備,尤其當我的畫像出現在良さんWwoofer畫像本裡的那天起,離別就不斷追著我跑。

離別是下一個旅行的起點,而下個起點的準備真的搞得我焦頭爛額,然而離別跟開始一樣都不是簡單的事情。收拾行李、準備離別的小卡片、思考在Wwoofer留言本上要寫什麼,甚至連去把想吃的食物吃一輪,也是離別的準備之一。另外,前幾天我們去夜拍星空,昨天晚上我又一個人去當初「披荊斬棘」的路上拍湯布院的夜景。

而台灣三人組也抓緊機會努力拍照,儘管大家一開始就知道馬上會各奔東西,儘管我們好像都不在意離別,但我仍在這些拍照和大家嘻笑打鬧的話語中感覺到一些不安、一切不捨。

離開湯布院後,一直覺得心裡空空的,這感覺就像上次離開東京離開麵店一樣。不管是麵店還是湯布院青年旅館,這些地方都是我心裡的「家」,離開之後,突然間又沒有「家」可以回了,再回去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更重要的是,少了米先生和書,就算我再到湯布院旅行,也無法回到我們一起生活過的那個家了。

想到接下來每兩個星期就要面臨一次這種離別,那種不舒服的感覺難以形容,但就像書說的,待越久就越捨不得走。而人是容易習慣的動物,也許沒多久之後,我也能習慣離別。

再見湯布院,再見了良さん、智美さん、しきゑ、ゐなせ、わをん、スー、米先生。我會想念你們。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