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桌是店內唯一靠窗的位置,適合兩人到四人坐,旁邊的小櫃子有老闆娘精心布置的和風裝飾,也會隨時節插上不同的花。

但我腦中對這位置印象最深刻的是相川先生一個人坐著喝酒吃小菜的情景。雖然店裡掛上米其林星星後,相原先生就不只限於坐在第一桌,但我對他最深的記憶還是留在一開始的時候。至於為什麼對他特別有印象,當然就是因為「我在他面前做了相當多蠢事」。(所以我想相川先生應該對我也很有印象,後來熟了也會跟我聊幾句)

相川先生是熟客,一周應該都會來店裡至少兩次,也許因為下班下得晚,所以來店裡都已經七點半之後。到店前他都會打電話確認訂位(就算只是十分鐘前),畢竟他是來休息放鬆的,如果店裡人太多甚至要排隊,會掃了興致吧。

相川先生最喜歡喝芋燒酒,必點的料理是ゆばさし、昆布じめ,如果吃天ぷらそば都會要求天ぷら先上,把天ぷら當成小菜吃。他總是一個人帶著一本書,不疾不徐地用餐,料理是一道一道慢慢點、酒也是一杯一杯慢慢續。

身為熟客,尤其他喜歡喝的是做法較為複雜的燒酒,所以自然成為我的「實驗對象」。(不過也是因為老闆娘深知每個熟客的個性和性格,才會選擇脾氣好、有氣質的相川先生讓當我的練習對象吧)。

記得一開始,相川知道我是新手,點酒的時候都會跟我確認很多次,確定我真的知道他要點的是什麼,然後對我投以一個微笑。(日本酒的作法真的太複雜,很容易有聽沒有懂,例如一開始聽到「芋そば」總會以為客人是要點芋和そば兩種不同的酒,總要想很久才會意識到是芋燒酌のそば湯割り)

不過,這種點餐的失誤都算只是小case。好幾次,老闆娘的手都突然從我身後出現,優雅迅速地「徹回」我才剛放上桌的酒。(然後我就會瞬間整個人從頭皮發麻到腳底)印象中被撤回的有,泡沫比例糟到不行啤酒、放錯容器的日本酒、拿錯的酒杯、該加熱卻沒有加熱的燒酒等等。後來,老闆娘不在的情況下,我自己也「撤回」過幾次酒,原因是放下酒杯的剎那,發現酒面上好像飄進了小灰塵,或是發現根本就拿錯酒之類的。除此之外,杯子、盤子的擺放位置和擺放方式等等,老闆娘也都在相川先生那桌對我加以教育。雖然常常搞得相川先生一臉狐疑,但他都沒有生氣。

熟了之後,相川先生也會跟我開開玩笑。店裡得了米其林後的某一天,相川先生問我,

「很累對吧,是不是想要辭職了」

「沒有啦,這還要謝謝大家喜歡我們店」我說。(天阿我真的很客套,不過我90%是真心,另外10%真的很贊同相川先生的話,累翻了!)

那天等到客人少了,相川先生對老闆娘說,「你們家工讀生說,太累了不想做了」,聽得出是開玩笑,但還真讓我心頭一驚,立刻大喊「沒有啦!」

一兩個月前,相川先生偶而會帶太太一起來用餐。有氣質的相川先生,老婆也相當漂亮,身高高、長相秀氣、氣質也好,不管是上菜還是上酒,相川先生都會很有紳士風度的幫女士服務,也會貼心的介紹料理還有酒的喝法,如果我沒記錯,他的太太喜歡喝的是蕎麥燒酒。

也許沒有機會再見面了,但我真的很想好好謝謝相川先生,要不是他,我會少了很多學習成長的機會。畢竟在客人面前被糾正,又糗又丟臉的同時,學的東西總是畢生難忘啊!

接下來請看〈二號桌—對老奶奶的記憶以及店長的微笑〉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