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跟店長和老闆娘提出要離職去長野的事情,老闆娘一下子沒有意會過來,只是一直說「急に」,老闆還以為我是要去旅行,花了好一會兒他們才理解我是「真的要離職」。

我一面解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店長的眉頭逐漸皺了起來,眼神充滿疑惑。老闆娘聽完我的解釋後,第一句話問我的是「Wwoof這個活動到底安不安全」,這句簡單的話卻讓我好感動。

了解這個活動還算安全之後,老闆最關心的是,這件事情對我的到底有沒有幫助,例如日文是不是會因此退步,離開東京就很難接觸日本最新鮮的事物等等。他們跟我說,日本的鄉下真的很偏僻,日文也會有地方的特殊口音,天黑之後完全沒有夜生活,交通不便所以生活圈也會因此封閉起來,此外,摘水果之類的工作也許一開始新鮮有趣,但是農村生活很單純,可能不久就會覺得無趣等等。

店長問:「Wwoof跟你當初來日本的目的真的契合嗎?真的是你想做的事情嗎?」

我無法切卻回答,我跟他們說,我覺得我在東京的生活漸漸地與台北一個樣,我漸漸討厭自己(
當然這句話沒有說出口),我說不清楚,但想要做些改變,也想做一些「只有打工度假簽證才能做的事情」。

談了好一陣子,老闆娘說「不管我們說什麼,只要你已經決定就會去做吧?你的個性就是這樣阿,不去做一定會後悔吧?」,我笑著看老闆娘,默默點頭。

接著店長問:「你找到未來想做的事了嗎?」我搖頭,同樣的問題,我剛進店的時候店長也問過我,然而過了四個半月,我的答案仍然是一片空白。

不知道為什麼,我接觸過的日本人讓我有一種感覺--日本人都很喜歡談夢想,很常被問「將來的夢想是什麼」之類的問題。

新聞系畢業,也在路透待了一年,但卻怎麼樣也找不會當初進新聞系那種想要在新聞前線衝鋒陷陣的衝動,出國前我過著對生活沒有任何期待的生活,每天每天都沒有前進的動力。老實說,我希望在這一年可以找回生活的熱情,也希望可以發現什麼想要花一輩子去追求的夢想。

店長問我會不會想在日本就職或是留在日本唸書,畢竟現在有多國語言能力的外國人在日本就職挺吃香的,我的回答仍然一樣,在還不知道到底想做什麼之前,我不想為了 學歷念書,也不覺的有充分的理由繼續在日本生活。

店長很吃驚,他很不解以我的學歷還有經驗,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夢想,沒有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好吧,這問題我也無法回答。

「尋找夢想是最困難的,這是沒辦法讓人幫忙,必須自己一個人完成的事情」店長在決定開蕎麥麵店之前,也是摸索了一段時間,然後有一天就突然發現了,突然決定了,他說,「在找到夢想之前,別人給再多意見都沒有用」。

店長說,「我沒有很贊成你在沒有目標的情況下去Wwoof,不過如果透過接下來Wwoof的過程,你能慢慢發覺自己,甚至找到未來想做的事情,那也沒關係了。」

我知道,對於我去Wwoof這件事情,店長仍然不太贊成。

但對話結束的時候他說,「去採桃子也好,去牧場也好,不管什麼都是學習,對吧?加油」

我沒有說出口,其實我計畫到每一個地方都要寄一張明信片回店裡,期待某一張名信片裡,我能跟店長報告「我找到夢想了」。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