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工作是「披荊斬棘」,良拿給我們一人一雙工人手套,一把大剪刀、一把鋸子、一根小鐮刀,我們的任務是在一個半小時內把房子周圍的雜草拔完,以及清除秘密觀景小徑的「障礙物」。拔草也是門學問

拔草這工作對於當過兵的男生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工作,不過,台灣的一般女生,誰拔過草啊?!因此除了彼得先生以外,我和書都有點陷入苦戰。

第一次徒手去拔長在石縫裡的雜草,這才知道雜草的根紮得有多深。從這一端拔起雜草的根,竟然連著挖起一片土,從手中就能感覺到大自然的力量,很安靜卻很強韌。拔起雜草的同時被也驚動的小蟲們紛紛竄逃,不一會就不見蹤影,在大自然陰暗潮濕的角落,卻富含著能孕育生命的養分,並且有很多小生命在努力地活著。(寫到這裡突然想到獅子王裡面彭彭丁滿從樹皮裡面挖出蟲子來吃的畫面)

原本預期只要花20分鐘除雜草,最後花了40分鐘才完成,雜草、泥土的觸感,應該要用多少力氣以及用什麼樣的方式,這些都要一面摸索一面學習,拔草也是一門學問,至少對於都市長大的我來說,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披荊斬棘

秘密觀景小徑在旅館對面,平常完全不會注意的一條路,因為這條路真的「太陡了」,我想不管是車子、摩托車都爬不上去(如果你考慮催了油門就不要放開的話,也許有機會攻頂)。艱困地跟著良爬到小徑上方,良得意地說「景色很美吧!」,不過我的小腿仍然因為前天死裡逃生的爬山而隱隱作痛。

一面走就知道這條路真的很久沒有人走了,雜草、枯樹叢生,越往上走路越小條,良說我們的工作就是要把這裡變成「好走的路」,要把兩邊的枯枝鋸掉、雜草清掉等等。

我們拿著工具從頂端開始往下,我跟書負責用掃把把地上的枯枝土石掃到旁邊,彼得先生負責拿鋸子把大一點的枯枝鋸掉(不過我跟書覺得,筆德先生應該是想把這裡「夷為平地」,做得相當「徹底」,不虧是「國軍有訓練」!)

良拿給我們的工具都很「鈍」,樹枝剪連指頭粗細的枯枝也剪不斷,鋸子也要鉅老半天才能起作用,鐮刀根本就不是鐮刀,頂多只能充當鏟子用。工欲善其事,卻無法利其器,因此工作起來相當困難。很多時候甚至覺得萬能的雙手都比那老態龍鍾的工具們好用,身為「筋肉女」的我,也充分發揮「力氣」,徒手折斷了不少枯枝(回家之後才發現我的手被削掉一小塊皮當下都沒感覺,還挺痛的)

與大自然奮鬥的工作,真的很不容易,因為不管是地上的土、看起來已經死掉的枯枝、還是長在地上的雜草,都不會一次就乖乖聽話,怎麼掃都沒完沒了,我們勉勉強強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我的人生又多了一筆奇特經驗,然而,這也讓我跟書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之後要去Wwoof的地方是農家,每天都要做這樣的工作,我們受得了嗎?老實說,我覺得我會受不了(相當沒志氣)

結論就是,如果有男生帶我到這種地方看夜景,我一定把他OUT!光是爬上去就累死了!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