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就要公演了,在72小時後。
一直嚷著說,演完就要把這角色掐死,這個莫名奇妙的雙子座彆扭男孩。但是彩排一走到謝幕卻又有想掉淚的衝動。

其實心裡有點慌,因為到現在對於著個小鬼還是令人摸不透。

有時候我覺得我太憑感覺了,但是一角色的塑造不是靠感覺就可以完成的,就像是媽媽,要先懷胎十月,然後再陪著孩子成長,紀錄他一分一秒用生命紀錄下的故事,但我是真的媽媽,所以我只能想像,想像這孩子的過去。導演說,我們要一起為角色建構過去,好比說,他和凱莉一起做過的事,他和爸爸媽媽一起去過哪裡玩,他是不是養過寵物,他看到的海是什麼樣子,海邊空氣的味道和溫度,還有好多好多……我知道過去會影響一個人的一切,但是從我看到的一切去推知一個未知的過去真的很不容易。

「他是早熟的孩子。」但是他遇到他喜歡的女生。

這種時候,他會有什麼不同的舉動,會為了這個女生不顧一切形象嗎?縱使早熟,因為是孩子所以對於「喜歡」這件事也還是不成熟的嗎?我做著他所該有的動作,一面說話一面思考情緒的同時,也一面注意我雙腳是不是水平擺放,注意我眼睛眨的速度,因為一點點角度的偏差都會讓我失掉了角色。感覺上,當我無法了解他的時候,就有一種感覺,可以說是靈肉分離嗎?我有著他的軀殼,但卻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能看著動作越來越無力。他到底該不該拿樹枝唱歌,Charmon告訴我「不會阿,明明就很可愛,要是我就會這樣做」,我好像被說服了。雖然如此,腦中的邏輯卻固執的不願妥協,早熟和感覺呆笨的可愛行為能夠同時並存嗎?或許明天我還是會拿起樹枝。

每次排戲導演都會問我,小家瑞今天有沒有出來。有時候只有我感覺到他,有時候連我都找不到他,從這點就可以知道他還是個孩子,愛玩捉迷藏。還是說他是在害怕?有次導演要我們想一句想對角色說的話,我說「請你勇敢」。不管是勇敢的向我表露你自己,或是向凱莉表達自己的心意,喜歡一個人有必要那麼坐立不安嗎?你不是自認早熟?如果你不夠勇敢去表達,又有什麼資格後悔與懷疑?我這獅子座真的看不下去,請你勇敢,雙子座的男孩。(這樣好像不小心也說到了我周圍真實的雙子座)我想,你也許正躲在哪裡嘲笑我的衝動行事。

不管怎麼樣,最後這一個星期,是我最後和你相處的時光,請你敞開心房讓我了解你好嗎?孩子,沒有什麼事過不去。很無奈,我卻必須為你設定一些事,可能不開心,可能不坦白又彆扭,可能太多慮,因為要這樣,才能夠把故事說下去,因為你是家瑞的過去。但另一方面,我多希望你能是單純勇敢的。如果你是在我周圍的人,我ㄧ定會這樣告訴你,然後在你身上灑上滿滿的陽光。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