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田一家有很多事業,他們種米、種辣椒,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爺爺在外面進行的事業如二条推廣協會等等,不過他們家最主要的收入事業是「注連飾」製作。

注連飾是日本人過年掛在門上的祈福物,用收穫過後剩下的空稻穀和稻草編織成圓形,意味著把幸運和幸福圈住。不過,因為各地風俗不同,除了圓型之外還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注連飾。

我定義這裡的注連飾的製作為「家庭手工業」,由於是手工業,從把空稻殼和稻草分離開始,到把到稻草用機計捲成麻花形狀、初步形狀修剪以及最後的各種稻草和稻殼的組合,每一個步驟都少不了人工。明明就是家家戶戶都需要的東西,卻是手工製作而非機器大量生產,這就是為什麼在夏天都還沒來的時候就要開始生產過年時要用的東西的原因。

我主要的工作是把空稻殼和稻草分離,再依照長短分堆,最後用稻草綁成束。爺爺說由於日本的稻子產量減少,所以這裡使用的這些空稻殼是「Made in Taiwan」呢!

奶奶的主要工作則是把稻草捲成麻花狀,由於這需要使用機器,所以我想Wwoofer應該做不到這一塊。奶奶把稻草捲成麻花狀再綁成圓圈之後,我會幫忙把稻草的頭尾修剪成一樣的長度,初步修剪好的注連飾會被放到一旁的架上烘乾,經過半天之後,我們會拿細細的網布,把注連飾磨光滑,烘乾半天的稻草變得易碎易斷,所以只要用網布磨擦,就可以輕易除掉不聽話翹出來的稻草。

至於再那之後的工作…我就沒有參與過也沒有看過了,因為上述的工作雖然相當簡單,但由於數量龐大所以做起來相當費時,再加上工作內容千篇一律,也沒有一定數量或是一定時間的Deadline限制,簡單來說就是「Endless」,完全沒有辦法激起任何「鬥志」。還好工作的時候可以聽音樂也可以講話,不然真的很痛苦。

所以一個星期內,有一半的時間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工作,因此我都會放音樂幫助維持意識和幫助自己感覺時間的流動。不過就算一起工作,因為這家人話很少,所以聊天很難聊得起來,好不容易起了什麼話題也很容易立刻被句點。

工作單調無聊,與工作夥伴又沒辦法有什麼互動,腦袋除了胡思亂想之外就是放空,工作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在進行某種「禁語」的修行,或是另類的「打坐」。這時就不得不佩服工廠裡的女工們,她們就是一整天重複這樣Endless的工作而且還不能講話。

這裡的生活作息和工作時間相當固定,一天剛剛好六小時,不多不少,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需要趕進度的工作。以下是規律到不能再規律的生活作息:

【平日基本作息】

7:30 ~                 早餐、自由時間
08:30 ~10:00      工作
10:00~10:30       休息、點心時間
10:30~12:00       工作
12:00~13:30       午餐、午休
                           大約12:30吃飽飯之後我會到附近散步半個小時,留半個小時小睡一下再上工
13:30~15:00       工作
15:00~15:30       休息、點心時間
15:30~17:00       工作
17:00~                下班、自由時間
                           這段時間我會到附近的稻田慢跑半小時,回家之後洗澡、拉拉筋,等待晚餐
19:30~                晚餐、自由時間

Wwoof而言,規律而且不用加班的工作時間其實是件好事,不過由於我來得不是時候,一下子爺爺帶奶奶去看病,一下子是媽媽去產檢,因此我常常處於「一個人」的狀態。因為大家很忙又各有狀況,所以就連平時的聊天也很少,工作和生活都平淡到將近無聊的窘境,所以我在過了五天之後當機立斷,決定提前離開這裡。(當然還有一些生活上不習慣的地方,但這些情況我想每個人都不同)

關於離開的理由,待我下篇詳述,請不要因為這樣就覺得這家HOST是地雷,因為從其他人的Wwoof Note裡感覺得出來大家都過得多采多姿喔!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