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離開並沒有一一不捨的感覺,而是種淡淡的遺憾。儘管我們緣份淺了些,還是要謝謝這單純、善良的一家人。但還是很開心,離開的前兩天在這裡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就在決定離開之後,這裡的生活逐漸有了起色。螢火蟲祭典結束之後很明顯感覺到爺爺整個人放鬆不少,此外,上周努力趕工的倉庫也大概蓋好了,因此比較有時間跟我們聊天,星期六參加螢火蟲祭典之後,星期天晚上也帶我們去看益田的傳統戲曲神樂。

有別於之前兩站寫Wwoof Note的時候文思泉湧的狀態,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晚上,我為了寫Wwoof Note絞盡腦汁,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努力回想在這裡開心快樂的時光,才把文章完成。(如果沒有螢火蟲祭典和神樂的觀賞經驗,我想我真的寫不出來)看著過去的Wwoofer無論是在工作的內容、生活體驗或是觀光方面都相當多采多姿,只能感嘆自己來得不是時候。畢竟我在這裡的一個星期中,一下子奶奶去看醫生,一下子媽媽去做產檢,爺爺也整天為了螢火蟲祭典忙進忙出,不要說有什麼交流,就連平常講話的機會都不多。

上星期五來的小可應該就來得是時候,小可來的那天晚上是我準備台灣料理的日子,晚餐相當熱鬧,星期六剛好是熱鬧的螢火蟲祭典,此外,儘管星期天小可沒有休假,但晚上仍然一起被帶去看了神樂。Wwoof就是這樣,每個人的際遇都不一樣,我相信小可在這裡的生活會是多采多姿的那一種。

離開前一晚爺爺跟我說,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帶我去,因為本來以為我會在這裡待兩個星期。送我去搭巴士的路上,爺爺又再說了一次,很想帶我去附近觀光。我感覺到爺爺的抱歉,也想,如果我沒有決定提前離開會怎麼樣。不過,誰知道呢?我剩下的時間不多,在加上我對這段Wwoof旅程的定義是旅行和體驗,在這裡預計待兩個星期,用前五天的生活來判斷去留應該也不為過,所以以前五天的生活來判斷,我想離開對我來說還是比較好的選擇。

離開或是留下都是一種賭注,畢竟,旅行的際遇人人不同,人與人的緣分也是。

    全站熱搜

    な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